黄金河。

金光霹雳双修
不时产出脑洞
反正爽就行了

 

本地宿迷妹流泪尖叫

止匕木:

送给琛仔

  24

#毒埃# 他在工作

@止匕木

初次见面的第一口粮食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ddie在赶一份新闻稿。虽然并不是明天就要交出成稿,但是他和Venom约好了去新开的一家餐厅挑战5kg的战斧牛排。按照Venom的食量,Eddie已经可以想象到餐厅服务员笑容逐渐僵硬的脸。

【Eddie在走神。】

“不,我并没有。”

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,Eddie十根手指头在键盘上摁得几乎闪出残影,屏幕上的文字也开始飙升。他完全习惯了一边应付着突然出声的Venom,一边高速完成他的工作。

出租房已经打扫过了。地板上还算干净,水槽里也没有堆积上好几天没洗的脏碗。最主要的一点是,冰箱里的储备粮塞得几乎要满出来。

都是炸薯球和巧...

  56 1

#家长和小朋友#

一天,泊寒波捧着一颗稀碎的为人兄长的心,路过孤独缺房间时,将一条被断雁西风实名嫌弃的蕾丝漂亮裙子挂到了房间门把上。

孤独缺从外面回来一看,拿起来就走去羽小獍房间,把裙子往羽小獍桌上一放,说,送你的。

羽小獍:……。失去冷静.jpg

凌沧水端着晚饭出来时,就看到羽小獍拎着木刀追着孤独缺打,孤独缺躲得轻轻松松,还笑得特别大声。

凌沧水有点楞,他想到自家的儿子,一个虽然傻兮兮,但是乖巧懂事,一个被抱去别人家养了,好歹也过得不错。凌沧水露出一个世事看淡的表情,招呼一群老兄弟吃饭。

小西风放学了,进门跟泊寒波打了声招呼,又劝住了羽小獍,两个小朋友一起洗手准备吃晚饭了。

泊寒波与孤独...

  9 3

#伊达我流# 石浓日常1

冬初,伊达我流换了一身厚些的衣装。鹿皮靴,薄围巾,他揣着袖子出门去吃点心,才在丸子店门口坐下就听到一阵骚动。

亏他耳聪目明,伊达我流转头看到一顶轿舆远远过来,轿舆还是熟悉的样子,御币高悬,连结绳晃了又晃。眯眼看了一会儿,伊达我流发觉那上头少了家纹旗,看着更朴素了。

轿舆上的人是真田龙政。
时隔一年半,伊达我流又看到真田龙政觉得一阵亲切,随后他也没管嘴里嚼着丸子径自跟人招了招手。

轿子停下了。伊达我流咽下嘴里丸子,脸上带着遇见老朋友的愉快。
他说:“好久不见了,真田龙政。”
简简单单,直呼其名。

真田龙政手中折扇一合,其上团簇花木不见踪影。他投来一眼,隐约有些居高临下,但这只是错觉。
他说:“你...

  2 4

1.荒城 忘残年中心
2.魔界 补剑缺中心
3.四非凡人&寂寞侯[养生]
4.地狱岛育儿日志
5.任剑谁&卓东来[青年·骄阳烫酒]
6.如何不上班工资照结by2.0人形师
7.江少侠与猫,郑先生与鹤
8.画山画水云十方
9.千王鱼晚儿的自叙(?
10.天草二十六
11.孤独缺&泊寒波&凌沧水[牌友的情谊]
12.痞老缺和羽小獍
13.尉迟骄雄x玉阳君
14.玉阳君x慕非白(少年→正剧)
15.央森x司徒偃(吸血鬼paro)
16.央森x司徒偃(衍生/现pa不定)

  1

太好看了5555呆毛子亲亲亲qq💕

老擦:

p1是送给二灰的蝴蝶君❤❤❤
然后就是久违的云前辈和俏
同学的手机太好用了我疯狂摸鱼

  24

#悲剧# 伊达我流


伊达我流一生顺风顺水,也只得那么一场悲剧。
一场隔着万水千山,不给观望人留下余地落泪的悲剧。

秋初送去的信,第二年冬末也没有回音。
伊达我流也已经知道原因了,可他还是在等。
在等一个人的消息。

这是个天气凉爽的日子,早已继承石浓领主位置的伊达我流坐在廊下,手里端着热酒,身边还有一碟点心。
远处流水淙淙,竹管叩圆石,是一声惊鹿脆响。四下无人,他趿拉着木屐,本是沉默寡言的表象徒然多了些散漫悠哉。

起初听闻柳生剑影证道的消息,他心中有震惊和不可思议,刹那的悲伤只占了一小部分。
他情绪一向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但那种淡薄的,细品又无的悲伤,深深埋入他的心里,不曾褪去。
日积月累,终有一天,将他的心撑满了。

已...

  8

#竹# 秋冬

秋。

华北的气候干燥,风大霾厚,呛鼻子得很。

郑大人住了没两天就差人买了脂膏来涂手。现在的天气手脚都容易皴,郑大人自然要面面俱到才算活得精致。
尘雾掩却巍峨城楼那些尖锐的轮廓,徒留下不可侵犯的威严。
他坐在马车里,身体随着行进的车身颠簸,郑大人感觉有点困。

郑大人好像做了个梦,但好像又没梦到什么的。
他只隐约记得,江少侠说这个地段的烤肉很好吃。
几番思忖,他确实没多少空闲去体验地域风情,那就在饭食上感受一下吧。

晚时,饭桌上就出现了一个大碳架,各盘摆着不同部位的精肉,还有瓶瓶罐罐的调料。
烤得薄软的面饼摊上还带水珠的新鲜菜叶,放几块生熟恰到好处的烤肉,撒上调料再卷成条才算是地道吃法。
侍者烤肉的手...

 

#人形师# 版本不兼容

由于新剧本该是1.0人形师的位置出现了2.0人形师
沙雕脑洞使人快乐鹅鹅鹅鹅!!!
ooc ooc ooc
@甜牛奶盒子 盒 醒醒 可以开始笑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


女阴阳师觉得今天的人形师有点怪。
她看着坐在自己旁边蓄了半边长刘海的人形师,心里的疑惑正冒着泡。


她逍遥很久了,前一阵子才收到通告说,以前阇城的人马要重聚一下。那时女阴阳师想人形师应该也收到了,就没发截图过去。反正看没看到也是他的事情了。


等日期一到,女阴阳师就赶去片场了。
她进化妆间一看,人形师已经到了,正拿着点点点,女阴阳师看了眼,“你来得挺早嘛。”
坐在位子上的人形师抬起头,对女阴阳师打了个...

  28 2

#压制# 孽角x墨磨人

墨磨人救了孽角,在此期间,肯定也见证了孽角如何改变,如何成为黑狗兄。
脑了一脑,还在与自己本能对抗的孽角,和无偿陪伴且适时安抚的墨磨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屈心砚,屈心砚。背靠灵山,两傍高林,前一条奔涌溪流,水声激激。

  
  此刻,夜风吹衣云影依稀,点点萤光照亮景色,院前围矮篱,攀着藤蔓花草,闲情雅致不甚悠哉。

  
  一张竹木躺椅,舒适万分,是墨磨人平日最爱。而此刻他倚坐其上,却是只字也看不进了。
 

 
  孽角一足屈膝跪在墨磨人腿边,埋首于他颈间,体温隔着衣料仍旧炽热。两人上身贴得极近,参酒气味浓厚,墨磨人却从中嗅出一丝血腥。

  肉舌舐颈,湿热非常。墨磨人心中微妙紧...

  11

© 黄金河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